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女人的外心
女人的外心
空荡的心走在空荡的午后。 想抓住一些什么,却只抓住满把的空荡。 选择让自己被记忆背叛,好忘记所有的痛苦与欢乐。
  身躯里留着的只是空,没有任何残留。 喔!还残留了一丝你指尖的烟味。 秦的时间永远抓不准确,说不见面还好,另人难过的是说要见面了却又见不 到。这让期盼许久的心整个突然被掏空,网路上两个人的火气都越来越大。 每天午休吃自助餐时总会遇到一个男的。这家自助餐店离菁的公司有一段不 算短的距离,菁是爱上中午时分一个人独自往来的感觉。一种孤独,被亏待,被 遗弃的感觉,有点自我逞罚的味道。 这男人永远是友善的微微笑着,有时会交谈个几句,菁甚至想不起这男人的 长相,总要见到人才能具体起来。印象中这男人试图邀过菁喝咖啡什么的,但菁 都用微笑挡了回去。 唯一有印象的是这男人的笑容,一种亲切感。还有这人说话没什么内容,想 必不是太有知识之类的,虽然他好像是某大公司的中阶主管。 男人带着惯常的微笑,一屁股坐在菁的旁边自顾着吃了起来。 菁不自觉的将椅子稍微挪开了一下,心里想着今天下午本来都请好假了,秦 不但不来,昨晚还吵了一架。 男人突然说∶「下午有空吗?」 菁随口应一句「嗯!」立即被自己吓了一跳,意识清醒起来。 「那一起走走?我下午约的客户临时爽约。」男人说道。 「爽约」两字让菁的心痛起来,突然感觉好空,好想要点什么来填补。 就像是在大海中,抓到一点什么是什么,明知那东西载不了一身的繁重,却 也捞了起来。 车上男人谈着自己的一些丰功伟业,本来菁就不期待这人会谈什么有营养的 话题,但这人把气氛弄得还算融合。菁偷瞧这男人,约中等身材吧!四十来岁, 长的相当普通。想到等等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,心里紧张起来。 男人想必是发现菁突然的沉默,说∶「找地方休息一下聊聊好吗?」菁没应 话,光只低着头,也不管男人将车开往哪去。 秦是菁的第二个男人,之后菁也曾有跟人幽会过一次,那回让菁的感觉也是 一种填补,并没有丝毫的爱,也没感觉过任何对秦的亏欠。「反正只来一次,这 事秦永远也不会知道的。」菁心底暗暗安慰自己。 男人进房后抱住菁吻了起来,菁的情欲一下被挑逗起来,两人舌头纠缠,菁 感觉要融化了。 男人的手像魔术师一样挑逗着菁,让菁的全身如同被羽毛般拂过,不禁呻吟 起来。他舔着菁的下体,轻轻骚扰着小小的阴核,菁感觉一种湿润穿过下体流了 出来。两脚抵住床菁将下身迎了上去,享受无法抵抗的一波波高潮。 轻轻抚弄着男人的阳具,感觉好坚实,好硬挺,忍不住菁将男人下身拉过来 含住阳具。男人停了下来,闭起眼睛陶醉着。菁突然感觉下身空了,仰首看着男 人,示意要他进来。 男人阴茎算是粗壮吧!戳进来时让菁感觉好满,身体开始发抖晕了起来。
  口中喃喃说着∶「好强喔!好强喔!戳我,用力点。」 一股热流冲过子宫。 菁是不耐久战的,每回高潮后必定要喘上一下,这男人却是不知,依然努力 卖弄着。菁求着他说∶「你停停吧!」,男人停住动作,汗水一滴滴的流到菁的 乳房上,这让菁有些不悦,菁是极爱清爽的。但男人阴茎突然在菁下体跃动了一 下,菁又忘我热了起来。 菁的身体像被海浪般拍打,一阵阵高潮袭来。感觉不出日月星辰,感觉不出 天地方向,只是尖声呼求要男人更多给些。今天的菁跟以往都不同,变得贪婪且 无止境的需求,这是菁这一生中最满足的一次做爱。 男人的精液喷洒出来,喷到菁的的整个胸部,脸上也沾了些。 男人伏在菁的身上,精液跟汗水混合在一起,也分不出来是谁是谁了。菁挣 扎起身要去冲洗一下。 浴室里菁感觉一种饱满,自阴部延伸到脑海中,菁心里想着他还能再给我一 次吗?想着想着轻笑了起来。 回到家里一切都和预期一样,老公没知觉的根本不需要去担心什么。菁和往 常一样忙完琐事坐到电脑前面,突然惊觉自己一整下午都没思念起秦,好像秦完 全不存在一般。又想回想下午发生什么事情,脑海一片空白,只感觉应该是很快 乐的样子,但细节却全然消失。男人的样子,声音都想不起来了,甚至连怎回家 的都忘了。 记忆中残存的只有高潮,汗水,以及那男人的指尖。 菁笑了笑,自己猜自己明日以后还会不会去那家店吃午餐,顺手开了电脑, 心想一夜情不就是只一次吗?这算一夜情还是半日情?还是根本无情? ICQ跳着,秦说道∶「下午我去你公司┅┅」菁的神经整个乱了,手抖着 就是打不出字来。 「你怎了?」连续的讯息像海水般传来。 「我身体不舒服回家了。」菁只能尽力挡着。 「你不在家,我去过,你儿子说你一天都不在。」 「你┅┅你跑来我家?你太过分了吧!」菁突然感到一阵羞辱。 「我只是担心,我好怕你出事,你放心,我说我是保险公司的人,不会有事 的」 「你追查我?」菁的情绪开始狂乱,用愤怒来掩饰自己的害怕以及愧疚。 菁眼泪不停的流着,流着┅┅手上打出去的字却像刀一般的利,而秦却像断 线般冻结在哪。 久久后菁也停住了,说道∶「我只爱你」 秦说∶「你知道吗?我从没想过你会如此。我正在哭。」
  从未获得什么,所以也未曾失去什么。
  所有的梦都停留在纯真时代,其他都被选择遗忘。 那株古木,还有那群短发少女。 拒绝在梦境中继续成长,因为那是我唯一拥有的。 离开哪,纯真已逝。 午后相当闷热,菁换了一个自助餐厅吃饭已经要三年了。三年前的故事像癌 症一般死死缠绕着她,到两败俱伤,到同归于尽为止。 菁永远记得事情发生后次日清晨,当她离家上班时发现秦红着双眼站在对街 骑楼下,显然是连夜赶了上来。前一夜两人几乎是无语到秦主动断了线,菁自己 也是一夜辗转无眠不知要怎样面对秦,谁知道该面对的这样快就来到了眼前,菁 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怎样是好。 秦走过街来,二话不说几乎是半拖着菁上了一部计程车。台北只有清晨是比 较正常的,人人都忙着像赶刑场般的上班,而这两人却进了一家宾馆。 秦吻菁的样子像是没了明天,菁只感觉心痛,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,停不下 来。秦将头埋在菁的胸前向孩子般的也哭了起来,菁只能说「对不起,都是我的 错,都是我的错。」,两人就着样抱着哭着。 秦突然起身,头也没回的走出了房间,就这样秦没再出现过了。菁呆呆的坐 在房里,盯着地毯看着,地毯的绣花幻化成无数秦的身影,如此孤独。菁脑袋一 片空白,直到柜台电话来问要不要续房时才警觉的要中午了。起身时发现胸前洋 装上一片泪痕已干,这件洋装菁没再洗过,放在菁衣橱开门处,足足就这样看了 三年。 吃完饭菁回到公司,大楼前机车上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,一个永远忘不了的 痛。岁月并未在秦脸上刻出什么伤痕,或许他本来就一身伤再也无处下刀了吧! 依然颓废的神情,依然驼着永远打不直的腰,依然让人心疼。 两人无语走到隔壁巷里的咖啡厅,秦点起烟,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。 「近来好吗?」秦一脸疲倦的说着。 「嗯!还好,日子就这样过吧!」 「家里呢?」秦有些含意的问到。 「都很好,老公还是老样子。」菁犹豫了一下,停了停,抬起头来直视着秦 接着说∶「我现在身边有一个朋友陪我。」 秦又点起一跟烟,这烟味让菁想哭,跟李爱抽的牌子不同吧!为何三年了还 是忘不了这味道呢?为何所有的记忆都淡忘了,只有这呛人的烟味留存? 「喔!我也还好,老样子,今天顺道过来看你。」秦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凄凉。 「上班时间要到了吧!我还记得的,呵!」 菁跟在秦的身后走着,秦没回头,菁呆呆看着他的背影。心想∶「三年前我 因为欺骗失去他,三年后却又因为诚实再度失去。」想着生命如此的矛盾不禁笑 了起来。夏日的台北阳光依旧,菁却感觉好冷好冷,心想该回办公室加件衣裳了。 菁习惯下班回家前绕去李那转转,有时带点菜去,这人也是个不太会料理自 己的人。近来跟李也是弄得乱七八糟,没事就斗嘴个没完,让人心烦的不得了。
  下午市挤满了上班族,传统市场让人有种亲切感,像是回到童年时陪母亲买 菜一样,这是菁近来最爱逛的地方了。看到摊上放着几束滴着水珠青菜,菁脑子 里突然像停电般记不起一切了,只知道这菜是如此熟悉,像是与她命运间存在着 有某种神秘切不开的宿命。 「这┅┅这是什么菜?」 卖菜的欧巴桑见怪不怪的回说∶「空心菜」

【完】